白鸦乌鸦

all金洁癖
他最可爱
不接受反驳
玻璃心
吃乙女
小英雄大三角洁癖
是一个烂人
懒癌晚期

作为一个不是很JUMP主角的JUMP主角,温柔、善良、包容、慷慨、天生拥有救赎他人的本质、眼中有永不熄灭的光、内心坚毅永不屈服。十几年来承受着全世界的否定和压力,即使这样,他仍然坚持着他所坚持的东西,没有改变,也不会改变——天生的英雄。(转载)

天啊!!我超喜欢这段话!!!你一定会成为最棒的英雄!!!!永远是最棒的主人公!!!*:゚*。⋆ฺ(*´◡`)

来自过激绿谷吹(私心tag)

想画对图……但是杰哥我要想想再画

我爱他……暴毙,安详升天。

买了福袋开心,我的all金滤镜超级厚,开心!!!!默默地看着小哥哥小姐姐的金不敢上前打招呼,我就是这么怂嘤嘤嘤嘤QAQ

眼镜连连看

受不了了我要写文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发现一个很好玩的梗,日本的一个电影叫什么神明游戏!!!

我已经看透了里面的基情了!!!!!

我也想玩!!

有人要看吗,我就写写不发出来,要看我就发。

但是什么时候写完我就不知道了

没有粮啊!!!!!!!!!!!!,我想吃电车paly兽人play!!!!!

我好饿!!!!啃了一个太太的粮一个星期了,反复地吃感觉自己都能背下来了。

日常讨饭

(要不然自割大腿肉)

轰总你怎么在这里???Σ(゚∀゚ノ)ノ

【all金/耀金】水形物语2

研究所的人很多光是研究人员就有几百来个,更不用提数不过来的清洁工了,神近耀不知道格瑞是怎么盯上他的。

可能是叫他去打扫的那次,但是那次他什么都没露出来,带着不离身的口罩帽子充其量就是露个眼睛。

 

紫堂幻也觉得很不可思议,在那次把格瑞抬到医院缝了几针之后,他就完全忘记自己指使过谁来打扫过实验室了。

而格瑞像是对那个清洁工有深仇大恨一样,总是在不断的训斥他,不允许他靠近那间实验室。

 

心地还算善良的紫堂幻有些看不下去,人家是个哑巴,你跟一个哑巴叫什么劲,人家又没得罪你。

 

但是他不敢说,看着格瑞那双深紫的眸子,他就害怕,于是他选择了缄默。私下安慰就行了,何必要让格瑞的怒火转移到他的身上呢。

 

紫堂幻如此的想着

 

……

 

虽然那个银发的研究员禁止他到金的房间去,但他是清洁工格瑞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始终监视他。

 

人都是懒惰的生物,看着那个人欢天喜地的走掉,神近耀拿着两份工作表,揣上自己早上煮熟的鸡蛋推着车,就走到了那个实验室里。

 

里面金色的鱼人依靠着冰冷的墙壁,有一下没一下的翻弄着水花,几条鱼放在旁边翻了白眼。这个生物就是天生的聚光体,即使在这样压抑的地方也能美得像一幅画。

 

看到他来了那个金色的小鱼人笑得好看极了,双手搭在水槽的旁边那几只鱼被他推掉了地上,依靠反射神经弹了两下,然后与铁灰色的地面统为一体。

 

“——啊——(耀!)”

 

神近耀过去摸了摸他的头发,湿漉漉的像是什么高级的缎子,然后把地上的两条鱼捡起来,扔到垃圾桶里,掏出自己准备的鸡蛋。

 

对那两条鱼不屑一顾的金,期待的看着在那个人纤细的手中,鸡蛋的蛋壳被一点点的剥开,然后张大嘴双手伏在水槽的边上。

神近耀没有过多的犹豫,把白煮蛋掰成几段,喂给像只雏鸟长大了嘴巴的金。

 

投喂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,神近耀要打扫了他打扫的速度很快,但是今天要完成两个人的量,他必须更快一点。

 

金什么都不知道,他坐在水槽边缘一个前扑,就搂住了神近耀的脖子,但是他的体重真的很轻神近耀没有什么不适,顶多是有一些湿湿的。

 

两人(?)像连体婴似的,背上金总是因为神近耀的动作甩来甩去的,它似乎把这个当成么什么娱乐项目,总是开心的笑着,神近耀这时候嘴角会轻轻地勾起。

 

金总是在神近耀笑是时候蹭着他的脸

 

然后他们都变成湿漉漉的了

 

很快愉快的时光结束了,金目送着神近耀湿了一大块的背影,然后开始等明天的早晨。

 

之后金要被送走了,神近耀是在某个清洁工口中得知的,他忽然想起来自己以前处理的那些尸体,丑陋扭曲没有生气残缺不全,有的还像在绞肉机里翻滚了一遍一样,血肉模糊。

 

他突然感到害怕,养父母去世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怕过,他怕金也变成那样。

 

残缺不全分拨离析被搅成肉酱

 

他怕的颤抖

 

他最终找到了一个人,一家酒吧的老板,漆黑的头发深蓝的眼睛精致的五官总是微笑着的脸,他不知道那个人有什么势力,但是有一次一个人调戏他说他像个小姑娘,然后那个人的尸体就在附近的小巷中出现了。

 

这个长得很漂亮的老板,很厉害。

 

“你好小伙子需要帮忙吗”凯利认识这个人长着一张好看的脸,总是带着口罩,时常到这里来坐一坐,但是他看上去今天愁云满布的。

 

神近耀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犹豫,两只手抬起来又放下,凯利不介意等他一会,便自顾自的调了杯鸡尾酒。

 

最后神近耀还是快速的比划这,生怕自己会后悔。

 

“嗯……人鱼?这种故事可爱的小姐们最爱听了,你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吗?”凯利笑了笑将杯子轻晃,冰块打在杯壁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 

神近耀手部晃动的频率变得小了一点,他不希望别人知道金。

 

“你是说……”凯利也听到一些消息什么的,但是很快就没了,他也没当回事。

 

最终凯利手中的鸡尾酒变成了好看的蓝色,他沉默了一阵,最后弯了弯眼睛。

 

“那好吧”

 

……

 

凯利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生物,这样的美大概是人类无法触碰的领域,真的是美的太过虚幻了,那个小鱼人倒是不认生看了他两眼,就直直的扑到神近耀的怀里。

金色的发丝在两人之间纠缠,漂亮的脸上满是傻傻的笑容像极了阳光,凯利感觉自己一见钟情了。

 

神近耀真是个令人嫉妒的家伙,撇了撇嘴凯利就把自己的初恋幼苗掐死了,那个鱼人不可能是他的了。

 

这边其乐融融格瑞简直要发疯了

 

他的爱人不见了,虽然只是单方面的,但是那就是他的。在他要把他的鱼人带回家的时候,它消失了没有任何预兆。

 

格瑞开始疯狂盘查每一个人却始终没有线索,最后格瑞看见了那个哑巴。

 

他和那个人长得真像啊

 

格瑞不自觉的挖苦着他

 

格瑞很小的时候是在海边跟着祖父母长大的,他见过人鱼有两个,一个蓝色的人鱼黑色的眼白看上去冷漠的要死,不像是人鱼倒像是海妖。

 

另外一个总是笑的很可爱一头金色的长发比正午的阳光还要刺眼,蓝色的眼睛能装得下天空,简直就是两极差。

 

眼前这个人像极了那个海妖,尽管不可能是一个人,但是格瑞忍不住想直接揣上那张脸。

 

“你说你没做,你有证据吗?”


【all金/耀金】水形物语

神进耀是一个清洁工,专职就是一个清洁工,因为他的养父养母都是清洁工,所以他也是,这没有什么稀奇的。

从有记忆开始他们一家人就住在一个小屋子里,每天除了打扫只为不会干任何事情,有的时候会出去走走,但是也不会走得太远。

 

时间长了他养父母变得年迈走不动了,在这个生活了一辈子的小屋子里去世了,研究所负责了他们的丧事,可能是丧事,他不知道有没有这个东西,在他回来想要为他们换身衣服的时候,他们就已经不见了。

 

不过没有很大的差别,只不过三个人变成一个人了,所有人像是往常一样的生活也包括他,麻木呆滞存在于每个人都的脸上。

 

神进耀已经习惯了,他想自己有一天也会变成那样吧,干枯发黄脆弱易碎像是工业垃圾被丢出这里,混入河流奔向大海。

 

没有什么不一样

 

“那边的清洁工,过来。”

 

有着一头鲜艳的紫发戴着厚厚的酒瓶底,那是一个很出名的研究人员,他忘了在哪篇报纸上见过他,但是他真的很引人注目,在色彩上是这样的。

 

现在可能他旁边的那个人更引人注目吧

 

“闭嘴!别让他们进去!放开我紫堂幻!”那头柔顺的银发看上去很是凌乱,紫眸凶光毕露在腹部的位置隐隐的出现血迹,但即使如此他还在挣扎,这让他看起来有些疯狂。

那个人他也认识,平常总是很很不近人情,冷着一张脸严肃的时候很吓人,虽然那些人也这么评价过神进耀。

 

几个人压着那个银发的研究员,直到医护人员过来给了他一针,混乱的场面才停止下来。

 

之后就是他的工作了,一般这个研究室是不让非研究人员进入的,神进耀推着扫除工具走近了这里。

 

很暗,这里和外面的风格都差不多,铁黑色涂满了墙面,刚硬像是死囚的牢房,灯光也总是昏暗的,压迫着人的呼吸和心跳。

 

“…………咚……咚”

 

气泡从水中升起的声音细碎,叮叮咚咚的像是某种鱼类在换气。

看过去发现那是一个和巨大水槽连接的水罐,幽深吸收了所有的光线,安静的像是深海。

 

什么东西溜走了

 

在他看过去的时候一闪而过,闪着光像是一小块阳光或是黄金,他知道这个研究所在弄些什么奇怪的东西,像是人体实验什么的,他处理过那个东西。

脏兮兮的像是蜥蜴的脸带着鳞片四肢扭曲,像是鱼又像是人爪子很是尖锐,一次都把他的抹布刮破了,那个研究员的伤可能就来自于此。

 

想了想他开始往回走,不是说没有好奇心,说实话他不太喜欢那些异形,更加不喜欢给他们处理尸体,说不定下一次他就能在箱子里见到他分拨离析的尸块。

 

“咚咚咚!!”那个东西开始急切了,这时候神进耀才刚刚把拖布放在了推车上,发出的声音开始变快,像人呼吸急促一样,不一会开始敲击起了玻璃。

 

但是再回头,那个东西好像是算好的一样,又溜走了。

 

耀眼的金色像是绸缎顺滑,在水中被溶解了一样一闪而过,像是金鱼的尾鳍。想了想佯装回头慢悠悠的迈着步子走到门前,手指按在红色的开关上。

 

一秒

 

咕噜咕噜的水声响起缓慢中带着一点疑惑

 

两秒

 

什么尖锐的东西碰上厚实的玻璃,最水里发出稍显厚重的声音。

 

三秒

 

神进耀已经想把门打开了,那个东西似乎也是察觉到了他的想法,拼命的用身体撞击水槽。

 

四秒

 

神进耀被咚咚咚的巨大响声吓了一跳,将手指放下快速的转过头,咚咚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眼前的一小块的天空。

 

头撞到门上的时候他的眼前一黑,头部背部或是臀部都很痛,身上这个东西的重量不重但是冲劲十足。

神进耀后悔没有打开门直接溜出去,他现在上身被抱的很紧动弹不得,他也不是很敢动,那银色光一闪的爪子,他想那个银发的研究员已经领教了它的力量。

 

它的身子很冷,一头长发脱离了水的浮力湿嗒嗒的黏在白的不可思议的皮肤上,有一些地方还有不属于人类的器官,像是腮或者是鳍但却很美,脱离了人们的认知像是精灵。

 

身量像是少年,青涩但肌肉却服服帖帖的附在骨骼上,那张脸……不是往常他处理的那种怪物的样子,正常的过头可以说放到正常人的身上也不会有违和感,而且比一般人的更为出色好看。

“——啊——”他抬起了头喉咙里发出像是歌唱一样的低吟,蓝色绮丽的竖瞳收缩舒张,一副焦急的样子。

 

神进耀不知道该怎么办,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,而且……

 

他的手指灵活的上下翻动

 

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】

 

神进耀是个哑人,医生说他的声带发育不完全,永远都说不了话。

 

它眼睛收缩的速度变得频繁了,然后它举起了一根手指按上他的额头。

 

神进耀不知道这个东西看不看的懂哑语,但是他好像明白了它想要说什么。

 

【你叫金?】